跨越科技與政治的鴻溝,海歸工程師挑戰台灣選舉----專訪蕭新晟

Nov 07, 2018TechNews 科技新報

時間倒轉回 18 年前。前往太平洋彼岸追尋物理夢的 17 歲少年,孤身一人走向登機門時或許從未想過,回家的時候他沒有成為物理學家,而是背帶上印著大大名字的議員候選人。

雖然科技業舉足輕重,政治新聞卻少有科技圈的面孔。撇開古老年代的孫運璿和李國鼎不談,近年來從政的科技人並不多,更別說要鑼鼓喧天的打選戰。唐鳳受前行政院長林全之邀成為數位政委,科技新創圈頗具聲望的許毓仁則加入國民黨擔任不分區立委,兩位科技跨足政治的代表人物都未曾參選,而這個現象似乎悄悄轉變。

綠黨在新竹推出工程師劉崇顯和張志偉投入選戰,時代力量則在台北、新北和彰化提名蕭新晟、彭盛韶和吳韋達三位科技人參選。其中赴美近 20 年的新創工程師蕭新晟放棄紐約優渥的工作和美國綠卡,舉家搬回台灣參選台北市內湖南港選區的市議員。

在 2 樓的蕭新晟競選辦公室並不起眼,每張辦公桌卻都擺放幾台 Mac 電腦,角落小桌散落 Apple TV、智慧音箱和雜物,水槽旁還有台不大的咖啡機。若非亮黃色的文宣和看板太醒目,並掛著「來吧!新世代!」和「台北,我回來了!」的標語,還以為置身於新創辦公室。

台北長大的蕭新晟年輕時立志研究物理,高二跨海來到基礎物理的殿堂,美國。他一路讀到紐約石溪大學博士班,真正走到物理研究的前沿才發現,基礎物理已經成為難以驗證的空談。喜歡實作勝於空想的蕭新晟放棄即將到手的博士學位投入新創,從科學家變成科技人。

蕭新晟求學時就寫過程式,在紐約蓬勃的新創風氣下從自學和幫朋友亂架網站開始,逐漸成為備受肯定的軟體工程師,至今還有獵人頭公司找上門來。比起加入科技豪門,蕭新晟更喜歡在小公司「校長兼撞鐘」。從獨自接案到兩三人的小公司,最大曾經領導 80 人的企業;做過工程師也當過技術長,甚至自行創業當老闆。豐富的歷練讓他變成獨當一面的創業者,也成為日後跨出科技圈的本錢。

無論是以微型放款拯救苦於醫療帳單者的 crediyo,還是幫帶小孩的婦女仲介彈性工作的 Werk,洋洋灑灑的新創履歷格外帶著一絲理想性。「看我去哪裡就可以看出我關注哪些議題。」蕭新晟的社會意識源於大學參與的活動,美國大學鼓勵學生投入社會事務的風氣讓他的政治啟蒙早於一般台灣人。

▲ 蕭新晟在美國政治思想的養成受到歐巴馬總統的影響。

在台灣只讀過中國史地的他,就連對台灣的認識都在美國培養,念研究所時跟著美東的台灣前輩才慢慢學習關於台灣的一切。2014 年華盛頓特區的黑客松讓蕭新晟與台灣零時政府(g0v)結緣,才發現身在美國也能寫程式跨海幫助台灣,於是發起了紐約的 g0v 和黑客松,用鍵盤參與台灣的政治和社會事務。

蕭新晟科技和政治上的努力,共同在 2016 年開花結果,長成 g0v 專案「國家寶藏」。蕭新晟與林育正和莊世杰發起國家寶藏專案,翻拍美國國家檔案館的台灣史料,建立海外台灣史的資料庫,讓台灣人透過史料更認識台灣。國家寶藏從前端、後端、雲端到手機端的網站,行銷推廣到下廣告,招募團隊到募款,各方各面堪稱蕭新晟創業技能的終極展現。國家寶藏這顆果實不只獲得各界好評,更成為下個艱鉅挑戰的種子。

一走進會議室,滿臉笑容的蕭新晟就先來個強而有力的握手,讓人感受到單刀直入的親和力。綽號蕭 A 的蕭新晟現年 35 歲,一身輕便的黑 T 恤和牛仔褲底下藏著厚實的身材,下巴和上唇留著一點鬍渣。剛結束早上的健身房行程讓他直冒汗,油頭髮型也略顯凌亂,乾脆翹起腳來搧起扇子受訪。

立委林昶佐看上蕭新晟在國家寶藏的表現,以三寸不爛之舌遊說沒想過從政的他參選議員。這個重大決定他考慮了 3 個月。「做決定要 3 個月是人生最久(的一次)了,我很不猶豫的。」一向果斷的蕭新晟說。

▲ 蕭新晟戲稱自己的參選是被林昶佐「推坑」。(Source:蕭新晟 港湖科技代議士)

「台北是我長大的地方,是我的家。在國外就是到處流浪,沒有一個城市像家一樣。」想家顯然是他下定決心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無疑是政治理想。蕭新晟希望證明科技人不用像唐鳳一樣天才才能受邀入閣參與政治,通過公平的選舉也可以進入體制參政。

「科技代議士」是蕭新晟的競選主軸,不只因為個人的科技背景,老舊的科技絕對是政府亟待改革的領域。「實在太多東西可以做了。」以市議會直播為例,網站還停留在落伍到幾乎沒人用的 Flash,可見科技人有多大的發揮空間。現在幾乎人手一機,政府卻還以過時的技術和人民溝通,蕭新晟想告訴選民他們需要一位科技代議士,才能讓政府跟上科技的一日千里。

蕭新晟的科技政策首推「公物智慧化」,與市政府的智慧城市政策搭配。台北市民熱線的陳情案件數量最多的就是路燈或號誌損壞,其次則是無主垃圾清運。蕭新晟希望透過引進智慧路燈和號誌改善兩大問題,智慧路燈可以在到達使用期限前預先更換,意外損壞也能從後台自動確認即時更換,路燈上的編號則讓清潔隊接獲垃圾通報時能迅速掌握位置。只要屏除有隱私疑慮的人臉和車牌辨識功能,智慧路燈還能監測空氣品質和車流量等資訊,做為改善空污和交通問題的基礎資料。

蕭新晟是開放政府的堅定支持者,連選舉也不忘宣傳開放政府。他主張市議會各委員會也要全面直播,並建置「公民監督市議會平台」開放台北市議會的資料,讓人民在投票那一刻以外也能監督民意代表有沒有好好把關。

蕭新晟認為要向選民解釋開放政府與生活密切相關,能讓政府更容易聽見人民的聲音。例如用開放政府的平台連署要求一座新公園,而非要等到選舉時才能向候選人表達需要公園的訴求。蕭新晟承認推廣開放政府並非一蹴可幾,如果不能讓人們有感,未來只會更難推廣。選舉中談開放政府無疑的不討喜,既不是具體建設也非熱門話題,光名詞就得解釋老半天,將競選能量用在這裡根本傻了。

或許蕭新晟真的傻了。在一刻千金的選戰中,蕭新晟不顧競選幹部勸阻到喬治亞參加開放政府全球峰會,就為了交流開放政府經驗,回台後還舉辦分享講座。即使競選團隊顧慮會陷入抹黑口水戰,蕭新晟還是堅持公布政治獻金收支,讓開放政府從自身做起。在強調快速有效勝選優先的文化中,堅持邊選邊推廣理念大概也是種唐吉訶德式的浪漫吧!

▲ 蕭新晟堅持公布自己的政治獻金收支。(Source:蕭新晟 港湖科技代議士)

競選總幹事李旻臻坦言要以科技政策打動選民不容易,因此會視不同場合溝通適合的議題,不會無差別的宣傳開放政府和科技政策。李旻臻認為市議員應該減少人民在行政面的負擔,而科技正是一大利器。科技代議士並非只鎖定科技政策,而是用科技解決人民的問題。

政策再多還是得獲得選民認同。同為工程師出身的金龍里里長鄭允強指出,科技人參政的困難點並不在技術本身,而是如何讓人民甚至對科技不熟悉的長輩能最輕鬆的使用科技。他以老人共餐導入健保卡電子簽到和標準化管理為例,提升管理效率也讓老人更方便。鄭允強建議參政的科技人應該先貼近在地了解人民的需求,學會與他們溝通,才能讓人們對科技政策有感。

跟著背起一大袋面紙的競選團隊一同去西湖市場掃街,「市場人很多,接觸到的群眾很多樣化,CP 值非常高,是我們最喜歡去的。」蕭新晟分析。這天他還是一貫的黑 T 恤和牛仔褲打扮,只是多了競選背帶,旁邊的團隊同樣穿著簡便。蕭 A 的步伐旋風般地掃過市場,熟練地鞠躬握手,不遺漏任何一個攤販。「早安!你好!拜託!謝謝!我本人啦!」充滿親和力的問候讓他一點也不像選舉素人。偶然停下來與長輩自然的寒暄,連台語都稱得上流利,許多阿公阿嬤也鼓勵他說要「換年輕人做做看」。

蕭 A 笑稱每次掃街大概要握一千雙手,每個月都要掃遍各大市場,每次發出的衛生紙高達上千包。這只是選舉策略中「陸戰」的一部分,還要參加各式鄰里活動爭取地方選民和長輩的支持。網路「空戰」則鎖定年輕選民,在網站和 Facebook 推出新穎的概念和政策說服年輕人。

勤跑地方背後也反映蕭新晟在選區欠缺知名度,需要勤跑才有機會彌補。過去從未住過內湖南港選區,甚至選前連內湖南港長怎樣都不知道,不夠「在地」成為蕭新晟的阿基里斯腱。參選後蕭新晟跑遍內湖南港 59 個里,接觸各種選民了解地方需要什麼,為內湖交通問題和南港都更需求拿出對策,並提出整平騎樓路面打造友善行人空間這類在地需求的政見,作為地方宣傳的主力。

科技人自然以科技打選戰,蕭新晟還自行架設競選網站和寫了語音拜票程式。「自己寫(語音拜票程式)大概只要一半的價錢不到。」他笑著說。蕭新晟也成為全台第一個收取比特幣政治獻金的候選人,捐獻網站不用說也是他架的。雖然象徵意義大於實質,但政治獻金的應用也促使政府思考比特幣的規範。

蕭新晟還會舉行科技義診,幫長輩解決 LINE 備份、記憶體不足和功能不會用這些簡單的手機問題,藉此接觸選民。蕭新晟甚至推出托托樂托育計算機,整合中央和台北市的托育補助,幫家長計算出符合的補助項目和金額。蕭新晟笑稱設計托托樂時宛如時光倒流回到紐約做新創,他臉上的懷舊洩漏了對新創生活難以忘情。

▲ 科技義診幫老人家的手機看診。(Source:蕭新晟)

不過他將新創氛圍帶進了競選辦公室,以自由平等的方式帶領 5、6 個年輕人組成的團隊。競選總幹事李旻臻表示,政治團隊容易產生階級,但蕭 A 更像工作夥伴而非老闆,樂於聆聽團隊意見並認真考慮。曾任立委助理的政策部主任林家宇認為蕭 A 比傳統政治人物更願意接受新事物,而且會充分放手讓團隊發揮創意。

開放的工作環境激發不少「怪招」,試圖在激烈的選戰中創造差異化。和候選人握過手家常便飯,那有和候選人打過籃球嗎?有和候選人補習過英文聽力嗎?有和候選人單挑過星海爭霸嗎?這些別出心裁的花招都是為了走進和政治無關的地方,接觸政治冷感的選民。

候選人送礦泉水不稀奇,但把礦泉水冰成結冰水立刻成為大熱天裡的搶手貨,讓蕭新晟成為選民口中「好有心」的候選人。PTT 這種鄉民聚集處讓一般政治人物望而生畏,但蕭新晟不僅是資深鄉民也當過 PTT 物理版版主,還上了政黑板的知名節目「打臉名嘴」。

▲ 利用各種非主流活動接觸不關心政治的選民。(Source:蕭新晟 港湖科技代議士)

候選人的過勞無庸置疑,選舉行程從早上 6 點送遊覽車開始,站路口、市場拜票、站捷運站、追垃圾車到參加地方活動可以一路到晚上 10 點。新創圈打滾的蕭新晟對長工時習以為常,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成為公眾人物。被問到是否為參選做了準備,蕭 A 思考了一下,「有吧,做了一些準備,可是後來發現都沒有用。」說完不禁放聲大笑。

小至參加募款餐會的難以啟齒,大到上政論節目的恐懼,拋頭露面的政治工作對蕭新晟並不容易,還會羨慕小好幾歲同黨候選人的駕輕就熟。缺乏公開演講和闡述議題的經驗是蕭新晟的軟肋,還得面對選民的各種質疑。從選舉幼幼班出發的結果就是犯下「你可以不支持時代力量,但請你支持我」這種嚴重失言,蕭新晟只能從每次犯錯挨罵中學習改進。

▲ 學會和各種選民溝通是重要的課題。

蕭新晟自認參選後最大的改變是學會溝通的重要,以前當工程師只覺得別人聽不懂就是笨蛋,現在發現「能清楚把自己的想法溝通給不只一個人,甚至是所有人是很重要的事情」,也不斷練習表達想法與選民溝通。他希望參選能讓一些不關注政治的人注意到有個工程師以不同的方式選舉,感受到政治有所不同。不過蕭新晟坦言有時不免懷念寫程式的日子,以前做新創如果錢沒了就收手不幹,如今選舉則要背負黨和選票等壓力,還有支持者的期待。

參選後蕭新晟才意識到過去科技人倚賴個人的技術實力,在 g0v 或其他組織拚死拚活的開發工具,卻未曾想過下海參選。選上了,開發軟體和索取資料都無需再看政府臉色,能施展拳腳的範圍大增。蕭新晟的參選對科技圈來說是一場實驗,將科技人緩緩傾倒在成份複雜的政治溶液中,觀察會產生什麼化學反應。如果實驗成功,將證明參選是科技人改變社會可行的方法。

台灣開放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吳銘軒分析,改變社會的途徑中參選其實是條很傳統的道路,g0v 社群嘗試用技術將開源文化的模式帶入政治,展開跨領域的公民開放協作,是比較新的嘗試。但或許對蕭新晟這類的科技人而言,很自然地會從技術角度思考政治問題,參選反而才是全新的模式。

具有科技和社運雙重背景的吳銘軒指出,政治圈和科技圈解決問題的方法非常不同。政治是在權力的互動中不斷溝通妥協,科技則注重如何「debug」找出最高效的解決方法。政治需要的不一定是最有效率的方案,而是有利於全體並保障弱勢尊嚴和權利的方法,這種思維模式的差異將是科技人參政的一大挑戰。

目前民意機關缺乏科技人才,有科技專業的議員才能更精準監督科技相關的議案。要讓更多科技人參與政治需要自由開放的政治體制,過去威權統治下台灣人對政治疏離而恐懼,多數人都無法自由參與政治。民主化洗禮後社會漸漸擺脫政治冷感,讓更多科技人有意願和能力參與政治,蕭新晟也是在美國開放的政治環境養成對政治和社會的關懷。更多科技人參政更有機會帶動開放政府等科技變革,以科技進一步改善政治體制,帶來良性循環。

健康的民主政治需要背景多元的代議士,才能制定不同專業的法規。社會需要的不僅僅是科技人參政,還要有農人、工人、體育人和文化人等各行各業的人參與政治,讓社會多元發展。

一位「科技代議士」究竟是不是選民想要的?答案將在 11 月 24 日揭曉。無論結果如何,期待更多科技人踏上政治的路途,用科技的力量讓社會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