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以太坊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Sep 14, 2018新浪新聞中心

本次ETH大跌,雖因市場供給過多、需求下降之間的矛盾,以及項目方恐慌性拋售引起,但本質仍是以太坊長期性能不足造成的結果。長期以來,以太坊技術路線演進顯得『遲緩、低效、低質』,Casper、Sharding等關鍵技術遲遲不見落地時間,DApp開發者的信心消耗愈發嚴重。

以太坊似乎已經來到歷史上最危險的時刻。

從年初最高的1422美元,到近日最低的166美元,ETH的價格已經瘋狂下跌88.3%,唱衰ETH價格將跌至兩位數和以太坊走向崩潰的聲音亦不在少數。

儘管Vitalik近期開始頻繁為以太坊發聲,稱這隻是億萬富翁之間的博弈遊戲,但時至今日,這個說法幾乎沒有任何說服力了。

01、需求與供給的雙向矛盾

在以太坊誕生的這四五年,區塊鏈2.0迅速成為主流,上萬的智能合約與DApp基於以太坊進行開發。但從以太坊現狀來看,以太坊的性能表現近一年來幾乎沒有任何提升,Casper、Sharding、Plasma等擴容技術遲遲未能開發完畢與部署,大量DApp無法規模化落地。據DappRadar網站數據,近期以太坊上所有DApp的合計日活都不到1萬,較年初還略有下滑。

在所有統計範圍內的800多個DApp中,日活躍人數超過50人的僅30個左右,而且活躍人數高的DApp類型以遊戲、博彩、交易所佔絕大部分,這三類DApp都具有非常強的投機性,而不具有實用性和真實價值,用戶參與其中更多是來自利益的驅使。

DApp應用範圍與落地效果的不達預期,始終在慢慢消耗著投資者的信心。『人們確實開始搭建DApp和軟體,但市場已經超前發展了。投資者意識到這將是一場長期的鬥爭,因此有些人已經失去了耐心。』加密貨幣對沖基金Multicoin Capital合伙人Kyle Samani如此解釋ETH價格下跌的原因。

據數字貨幣分析公司Autonomous Next研究數據,2018年1月至6月通過ICO募集的資金量達120億美元,2017年ICO募資金額約為70億美元,其中ETH是最常用的募資幣種。

但是,進入下半年以來ICO項目數量也較年初大為減少,Token Fund們也相繼面臨募資難並暫停對外投資,加之DApp落地不如預期共同導致市場對ETH需求的持續下滑。而去年和今年上半年通過ICO募得大量ETH的項目由於對熊市的集體性恐慌和止損,也紛紛將手中的ETH轉移至交易所中拋售,造成市場上ETH供給越來越多。

需求的下滑與供給的上漲產生的矛盾,是ETH價格下跌的最直接原因,項目方在脆弱市場環境中的恐慌性拋售則成為ETH價格形成崩盤的導火索。

更為嚴峻的問題是,ETH在以太坊生態體系中的必要性與合理性也受到了質疑。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Jeremy Rubin於9月初在TechCrunch上發文稱,由於以太坊合約中沒有硬性要求要用ETH支付Gas,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DApp用戶選擇用其ERC-20代幣支付Gas,導致ETH的需求進一步削弱,ETH價格最終可能歸零。

儘管結論相當誇張,但該觀點還是引起諸多討論以及Vitalik的回應。Vitalik承認該作者的部分論證合理,但以太坊社區正在考慮兩個提案,這兩個提案都將對使用ETH支付的需要寫在了協議層中,區塊發起者可以用任何ERC-20代幣收取費用,但區塊發起者自己仍需要用ETH支付最低費用,同時可能還會有ETH銷毀機制誕生,即進入通縮機制。

02、技術路線演進緩慢

論及以太坊的技術改進,最知名的莫過於分片技術,可大幅提升以太坊的性能。具體而言,分片技術可以避免以太坊上每筆交易都要發動全網處理,而是僅讓網路中某一部分節點/礦工處理。以太坊網路可以被劃分成很多片,每一分片都能在同一時間處理不同交易,從而達到擴容效果。

Vitalik今年6月甚至還表示,採用分片等技術后,以太坊網路最終將能夠每秒處理100萬次交易,並且有潛力每秒交易超過1億次。不過,按照以太坊基金會研究員Justin Drake今年7月的聲明,分片技術將分兩個階段分別在2020年和2021年完成部署。

但畢竟,遠水難解近渴,以太坊的自我拯救很難寄希望於一個兩年後才有可能部署的技術。『很多基於以太坊的生態應用已經等不了以太坊的未來計劃,逐漸轉向其他基礎公鏈。』NULS聯合發起人冉小波透露。

在公鏈競爭尤為激烈的當下,主打高性能、低門檻開發和大規模商用的公鏈已誕生不少,比如EOS、Steller、NEO、BUMO等,它們從不同維度對以太坊形成圍攻之勢,共同爭奪以太坊的開發者及DApp,目前已經有多個以太坊DApp宣布向EOS遷移。

以太坊價值的主要支撐點就在於其拓展性應用,一旦越來越多應用被分流至其他公鏈,以太坊的危機無疑會進一步加深乃至於無法逆轉。

BUMO聯合創始人李思成也表示,以太坊最核心的問題在於其核心技術路線演進的遲緩、低效、低質。『以太坊需要更好地結合分片、跨鏈、側鏈這些技術,突破現有以太坊在交易延遲、交易成本等方面的瓶頸,這將決定以太坊的未來。』李思成繼續說道,『但對以太坊社區的工作方式能否儘快、高質量地完成技術提高和改造,我絲毫不樂觀。』

成立近4年多的以太坊,已經牽涉上萬社區成員的利益。在冉小波看來,以太坊目前處於『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狀態,修改任何主要技術都會面臨一定的障礙,而新近入場的公鏈可以『輕裝上陣』,『分散式結構使得區塊鏈最初的架構非常重要,否則就會像以太坊一樣在升級規劃中陷入困境。』冉小波補充道。

『從積極的角度來看,這次大跌會給以太坊基金會們敲響一個警鐘,讓他們意識到市場留給以太坊的時間不多了。』ArcBlock創始人冒志鴻對鏈捕手說道。

為數不多的好消息是,在7月底舉辦的以太坊核心開發人員會議上,有核心開發者稱以太坊『君士坦丁堡』階段的代碼已經完成,接下來會有2個月的測試時間,並將在今年10月的Devcon4 ethereum會議前被激活。按照以太坊最初的規劃,以太坊一共有Froniter(前沿)、Homestead(家園)、Metropolis(大都會)和Serenity(寧靜)四大階段,各階段之間會以硬分叉方式進行升級切換。

前述開發者還稱,本次升級內容包括提高以太坊虛擬機EVM的算術速度、重組區塊哈希在以太坊網路上的存儲方式、壓縮合約交互方式以及增加以太坊狀態通道,最重磅的則是引入PoW 和 PoS 的混合鏈模式,即以太坊開啟徹底轉向PoS的緩衝過程。

假如『君士坦丁堡』能在今年10月如期上線,以太坊網路的交易速度與可拓展性有望得到進一步改善,但改善的程度以及能否得到市場的認可目前還很難確定,畢竟以太坊的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底層框架導致的性能問題,如若是簡單的修補尚不足以吸引和挽留龐大的開發者們。

總的來看,以太坊接下來所需要的是儘快提升運行性能、降低運行成本,賦予DApp開發者們充足的信心,滿足開發者們儘快實現商業化落地的需求,但鑒於分片等核心技術開發緩慢、其他公鏈的圍剿,市場留給以太坊的時間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