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成犯罪溫床 網路時代新型態的性犯罪威脅 | 聯合新聞網:最懂你的新聞網站

Mar 26, 2020UDN

韓國最近爆出涉及人數恐怕將會高達26萬人的網路性犯罪事件「N號房」,連韓國總統文在寅也被驚動,於3月23日承諾將會交代警方撤查,並會對至少74人的受害者提供醫療和其他服務。

「N號房」事件是一件利用網路即時通訊軟件「Telegram」進行的性剝削犯罪。根據韓國媒體《韓民族日報》披露,嫌犯首先在2018年底以工作招募的名義在網路接觸女性,設法騙取女性的個人資料及私密照片。又或是冒充公務人員,挑選有「清涼」自拍照片的女性,恐嚇其涉及性犯罪,威脅受害女性拍下更多過激的裸照和影片,然後更進一步的威脅性虐待與性侵,甚至有女性被迫在身上用刀片劃出污辱性文字。

嫌犯接著在韓國流行的通訊軟體建設加密聊天室「房間」,並在房間中傳播這些影片與裸照,房間用數字編號,所以稱為「N號房」,有各種不同的類型,例如老師、女警、空姐,許多房間都要登記成為付費會員才能進入觀看影片,費用按比特幣或是其他在線付費渠道付清。

為了避免遭到警方或是記者的潛入,許多房間還會要求會員也必須要「貢獻」出資源,而且必須是自己真實拍攝的,不能是網路上流傳的或是商業拍攝的,否則就算已經繳費也會很快被踢出房間。於是有些人偷拍自己女友的裸體影片,有些人偷拍自己親人的影片,有些人更轉而去誘騙更多的網上女性,並且開設更多的房間,簡直成為了一個犯罪者聚集地。

如今僅是被韓國警方確認的受害女性就多達74人,未成年人也超過1/5。而被警方鎖定涉案的人數更超過120人,但是在各個房間中付費成為會員的總數,卻是驚人的26萬餘帳號,就算有許多帳號是同一個人在不同房間中登記,實際人數也可能超過上萬人。

令人害怕的規模 網路助長的性犯罪

這顯示在網路時代下,犯罪行為的影響力將會呈現等比級數的增長。過去,雖然打工騙色或是冒充公務身分的犯罪行為也並不少見,但從來沒有這種影響達到超過萬人規模的事情。這也是N號房在韓國社會乃至國際引起軒然大波的原因。

而且,這種長期控制女性拍攝情色影片來謀利的行為,其實就是在脅迫賣淫,而不僅是性侵。事實上,亦真有嫌犯脅迫受害女性前往特定地點,和付費的「客人」進行性行為,然後再拍下影片甚至是直播的情況。當然,這類犯罪所得利潤都進了嫌犯的口袋,被控制的受害女性只能不斷被威脅拍下更多視頻,被剝削的程度恐怕比許多貧窮國度的雛妓問題還更嚴重,畢竟經營雛妓還得提供吃住,N號房的受害者則平時仍然繼續日常生活,直到嫌犯發來下一次的威脅要求。

很多在網路上流傳的非法未成年人色情影片,其實是在1990年代到2000年代早期流出,多數都來自東歐、南美、東南亞國家,很明顯是因為當時各地普遍貧窮與法治不彰。但是,在韓國這樣的富裕、擁有大量警力的國家,居然在超過一年的時間裏對這樣大規模的性剝削犯罪沒有任何警覺,直到2020年的3月初才經過媒體披露,實在令人驚訝。

再加上,由於網路的匿名性與距離感,很多嫌犯表現得比現實世界中的性罪犯更加殘忍,脅迫受害女性拍下的影片更加過分,受害女性除了被迫自殘的影片外,還有各種性虐待、在公眾場所裸露全身等等的影片,對受害女性的傷害極大。

在這種情況下,通訊軟件所標榜的「私秘性」,反而成為助長犯罪的幫兇,讓嫌犯自認為無法被追查。事實上,根據韓國警方表示,通訊軟件並沒有對警方要求嫌犯登記資料的要求做出回覆,但已經刪除了許多非法影片。韓國警方必須透過其他資料(例如付費管道)進行追查。

必須擔心的是,這種「營利模式」也許會繼續被複制,也就是一個人拍下非法視頻,其他人為了得到這些視頻而拍下更多非法的視頻,甚至能夠互相交流這些犯法的經驗,這種好像是「同好會」、「老鼠會」、「犯罪組織」等等的集合體,在網路時代下只需要很短時間,就能擴散到數以萬計的人群中,產生極大的不良影響。

案件曝光後,許多房間的會員在網路上詢問是否會被調查,認為自己只是「不小心」進入、只是「有點好奇」、只是「下載過一兩份影片」等等,希望能夠被網開一面。但事實上,正是因為這麼多的人「不小心」為這些非法影片付了費,讓嫌犯嚐到甜頭,甚至就是用這些資源來進行更多的犯罪、誘騙和控制更多的受害女性。

目前青瓦台的請願網站上,已經有超過250萬人連署要求公佈所有這些房間的付費會員身分,希望能夠遏止這股犯罪的歪風。包括許多韓國演藝圈的明星也表態支持,包括文佳煐、孫秀賢、白藝潾、河妍秀、趙權、權正烈、柳升佑、鄭容和等等。

【N號房】喪心病狂! 「博士」趙主彬收取2.5萬元密謀殺害女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