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宇:数字货币,星辰大海还是终极霸权?

Oct 09, 2019和讯网

中新经纬客户端10月9日电 题:《邵宇:数字货币,星辰大海还是终极霸权?》

我们对数字货币诞生之前的各种货币形态都很熟悉,要么是商品货币,例如黄金、白银,要么是信用货币,如法币(纸币)。新的数字货币如果只是比特币,那么它的总量有限,影响可控。但如果像Libra或者央行主权货币大规模发行的话,故事就很不一样了。

这些数字货币是真正全新的基于算法而形成的信任和共识的产物,或是基于有形的传统的积累、不过是进行数字升级,这是完全不同的路径。未来货币的主流一定是数字货币,只是不确定它究竟是央行的主权延伸,还是Libra这种商业的,或者全部开源、全部去中心的更像最初的私人货币。

区块链十年的历史之中,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币有着很多的问题。其局限性与金银类似,金银也是非主权的。Libra与其有相似之处,但是它们的派生体系不一样。Libra是一种妥协和折衷,它必须要征得现有利益主体的同意才能往更高层次发展,但总有一天会脱离它的母体,数字货币大概率是这样的发展趋势。

每一种货币都要有理论基础,才能支撑整个金融逻辑的进化。比如金银时代,逻辑很简单,一个简单的货币数量论,再加上所谓的黄金运输点,既能搞定汇率,又能搞定利率。但问题是,从信用货币或者主权货币开始,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种变异所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人类现在没有办法控制它,或者说完全失去控制。对应的微观的定价理论又应该如何进化也是个巨大挑战。

信用货币是双重构架,理论上高能的货币是由央行控制的,但广义货币是基于动物精神,怎么样创造它?M2实际上是内生的。一旦出现危机,央行定会"挺身而出"。大部分货币政策都是控制信用总量(杠杆),现代货币理论下,债务与货币同源,在全世界主权信用货币的情况下,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货币幻觉、资产泡沫,最终进入庞氏骗局,只不过这个"庞氏"可能是由主权经济体来主导。

当前债务积累的状态,以及过去十年为了拯救危机的方法很荒谬。过去的危机是因为在2008年之前放了太多货币,而拯救危机的方式是释放更多货币。什么叫疯狂?就是不断重复做一件事情,但又期望不同的结果,全球正在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理论也作出了新的迎合,成为权力的奴仆,发明了所谓现代货币理论(MMT),只要没有通胀,印钞是没有极限的。我们现在整个信用理论的基础之下,债务跟货币是同源的,是信用创造了债务,所以产生通胀。

泡沫的破灭或国家的破产不断地出现,除非是全球货币,也就是全球储备的主权货币(如美元)。美国现在的债务巨大,为什么没问题呢?因为没有选择,美国是最大的、最后的全球"贷款人"。

经典的谬误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基于一个非常错误的著名恒等式。在信用经济体里,广义货币M2=GDP+CPI+资产CPI,这是经典的谬误。

似乎大部分M2都应该为GDP+CPI,就是名义的产出消化掉,而剩下来部分进入到资产泡沫领域。当上个季度的名义GDP增长是8.5%,M2却变成8%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金融乱象,包括跑路违约和资产价格缩水。跑路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央行还发出数字货币,而是在于流动性快速缩紧。金融市场的反应和泡沫的去化,使实体经济受到连带伤害。

我们被困在这样一个错误的信用经济模型里,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可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货币幻觉中,而这些货币幻觉来自于信用系统或者自身膨胀的速度。

为什么货币中性理论一开始就错了?货币绝对不可能是中性的,从短期来看、从长期来看都不是中性的。如果货币真的只是交易的媒介,那时候谈货币中性是合适的,但货币怎么可能只是交易的媒介呢?如果货币不是中性的,那宏观经济学的基础在哪里?而且没有公允的法则判断谁能够得到最大的财富。技术的精英或者新的科技会带来更好的世界吗?在回答这个的时候要特别地小心。如果货币当局不太靠谱的话,那么类似Facebook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就会更靠谱吗?

Libra会靠谱点吗?

Libra会伪装得更靠谱一点,基于的理论是什么呢?基于的是SDR(特别提款权),也就是所谓的eSDR(电子特别提款权),会采用分布式技术。它强调五年以后就会交出来使用,现在是基于自己的网络、自己的用户,再加上100个大玩家,构成了实际上的联盟链,但它向现实的妥协在于用现实资产作为抵押1:1发行。我的理解是,它定义了Move的语言,把一些资产包不断地移动,这可能会在算法上带来优势,它很难出现很多漏洞,比如凭空消失或者被攻击。

但是100家企业所发行的基于多种币种的eSDR就比几个大国一起发行的SDR更加靠谱吗?如果Libra成功,这就是一个分水岭,它将创造一个终极的企业帝国,它做到的就是去掉主权的政治中心化,但是强化了商业中心,它会成为Libra最优货币区(类似欧元)。

我们认为一开始它一定小心翼翼听从监管安排,但1:1的复制仅仅是开始,创造货币早晚会来临,品格再良好的私人中央银行也会试图获取铸币税,理想主义会让位于现实利益。如果由其任意发展,它的未来趋势一定是先干掉小国货币,再干掉小数字货币,再干掉(跨境银行端)支付系统,最终干掉霸权货币,成为全球的私人央行。

但是它不稳定。不稳定不仅是来自于其架构的不稳定,更重要的是,如果脸书发了,估计谷歌也会发,腾讯、阿里也会发,这样又变成了多种货币区在网络空间中不断竞争,就像已经看到几千种区块链货币在不断竞争,最终取决于联盟链究竟有多大,底层的应用场景究竟有多么广泛,以及最后的贷款人究竟是谁。如同不同经济体之间实力差异变化所带来的汇率波动,哪怕都用一样的数字货币基础技术。这个场景,与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中描述的情形有些相似。

Facebook拥有5000亿美元市值大而不倒,但我们也看到过原来市值很大的公司,最后消失变零的情况,那时候该找谁去兑现呢?如果说数字货币最终会取代实体货币黄金白银,也取代主权货币,挑战的将是现有货币当局和背后重大的利益分布。当然,也许算法(数学)代表一种更高层级的、大家都能共用的语言,网络也是这样,它更多是基于一种信任机制,信任机制恐怕也是一种算法和凝聚共识的叙事。

原来我们基于真金白银的原始状态,后来基于主权利维坦发行的信任,现在明显都已经辜负了我们,难道数字货币就能不辜负我们了?实际上所有技术精英都会有自己的盘算,不管它们伪装出来是多么的普世或者具有人本精神。Libra也可能会屈服于资本的诉求和精英内心黑暗的部分。这都需要保持警觉。

关键的变化会出现在哪里?假设未来Libra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监管并开始慢慢运营,开始用户转化,我认为第五年才是真正的关键,因为它承诺在第五年的时候将放弃中心化,变成非许可链,交出控制权,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比特币或者算法货币,这个时候可能是一个巨大分水岭的开始。

如果它真正交出控制权,它的权力并不足以让大家担心,但是在这样一个转换的关头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如同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会引发什么样的重大的变化,我们要小心观察。

我们的应对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首先,就像SDR一样,中国可以要求更多份额。既然是普世、开放、最后奔向分布式网络,那能不能够开放给中国人?这是测试它的理想纯度非常好的试金石。

第二,中国现在变得非常开放,中国一定会把中国互联网巨头加上央行来发行中国全社交、全部应用场景的数字货币。Libra找的那24个节点企业,基本上都是在关键领域内的非传统金融巨头,比如打车场景、信用卡场景、汇款场景。当然我们也有强有力的电商场景、社交场景、汇兑场景,这些就是形成了数字货币所需要的、良好的生态结构。

另一方面,选择非互联网巨头,来自于实业产业的企业发起的数字货币联盟,或者产业与金融的联盟区块链。因为有更实在的应用场景,比如说在供应链、票据、征信、证券化、土地确权等方面,提供出充分的应用场景,让这样一个数字货币能够运营起来,先按照联盟链to B的方式运营起来。再假定十年以后开放给其他关键玩家或者变成完全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系统。

最后,央行数字货币其实就是主权Libra,它实际上主要应为M0,M2还是让市场决定,交给经济体内生的动物精神,交给商业银行。如果立即就插手到更高的货币派生层次,可能会引发央行对所有经济体进行计划经济式的、全面的点对点控制,这难以想象且没有必要,而且它也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所以,我们要用更开放的眼光看待数字货币问题。数字货币竞争的本质是关于科技与产业革命力量的竞争,必须在技术上做更多投入和创新。即便是在全球货币竞争方面,例如人民币做国际化,不光是做人民币向海外的应用,还要做到数字化应用。也可以考虑SDR或者eSDR方案,不仅仅只走人民币这条线,多储备币种接受度可能会更高些,这样才能人民币国际化、数字化、科技化、网络化。

从最新消息来看,Libra篮子里的五种货币,包括美元(50%)、欧元(18%)、日元(14%)、英镑(11%)和新加坡元(7%)。显然Libra的发行超越主权,这一稳定币和现有的货币体系相补充,会强化现有货币市场格局。也就是说美国是在用科技力量来加强其主权货币的能力,因为Libra隐含的最后贷款人仍然是美联储,货币天然就是权力的象征。

如果只是空谈数字货币,并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还是要让金融回归实体,特别是对产业的支持。在中国过去70年经验里面,最大的成功应该说是完成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那么中国是否能够继续成功取决于如何引发新一轮的技术和产业革命,在此过程中完成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升级,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究竟谁会成为它必备的金融基础设施?数字货币将最终成为新一轮技术革命产生的新经济和新(数据)资产的价值量度、支付手段、财富储备和世界货币,未来一定是属于数字货币的新世界。(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