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泡沫與炒作 區塊鏈技術已經初顯崢嶸

Feb 10, 2019新浪新聞中心

來源:巴倫 作者:阿雅·薩爾茨曼(Avi Salzman)

區塊鏈革命已近在眼前。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區塊鏈這項技術一直與比特幣聯繫在一起。但現在,區塊鏈技術正在與貿易融資、電子遊戲、旅遊保險、鑽石開採以及其他多種多樣的行業產生交集,提升這些行業的效率與安全性。

但與此同時,即便真會有這麼一場革命,區塊鏈革命也仍然離我們很遠。

區塊鏈的迷人前景

以區塊鏈為賣點的合作項目與計劃似乎每天都在大吹大擂,但真正能解決現實問題的項目少之又少。高德納諮詢公司(Gartner)今年調查了 3160 位企業的首席信息官,結果發現只有 1%的企業開始在實際工作中使用區塊鏈技術。

以澳大利亞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 Billiton,BHP)為例。2016 年該公司宣布要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供應鏈跟蹤,譬如追蹤礦石與油氣的樣本。但一位必和必拓高管 2018 年 8 月表示,經過試驗項目的測試,「這項技術的成熟度還未到達可供我們使用的程度」。

如高德納公司所言,區塊鏈技術已達到「過高期望值的頂點」。此時此刻,企業管理層與投資者都需要學會正確地評估這項技術哪些是言過其實的炒作,而哪些是真正的潛力所在。

企業若是還沒有考慮如何用區塊鏈重構業務(尤其是金融與物流業務),就有可能在軟體層面 -- -- 甚至在商業模式層面 -- -- 被時代拋棄。

「我們真的認為區塊鏈與改變人類溝通的互聯網一樣,是革命性的事物。」IBM 區塊鏈部門總經理 Marie Wieck 表示。目前 IBM 的區塊鏈部門已有超過 1500 名員工。

那麼,區塊鏈究竟是什麼,為何能讓該技術的倡導者無比興奮?區塊鏈是一個資料庫,由專門的軟體運行並處理信息,使用加密技術保護數據安全,而數據本身存儲在區塊鏈用戶的計算機上。區塊鏈類似於一個分類賬簿,讓用戶間的交易互動不再需要中心權威的參與。最終,交易的速度將提升,其成本將下降。

超級賬本(Hyperledger)執行總監 Brian Behlendorf 認為,去中介是區塊鏈發揮潛能的關鍵所在。超級賬本是非盈利機構 Linux 基金會的分支項目,而 Linux 基金會現已是區塊鏈開發這個舞台上的中心角色。

Behlendorf 說:「作為一種技術方案,區塊鏈所針對的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 -- 商業世界的政治問題。你不願讓 PayPal、eBay、Uber、Facebook 等公司佔有各類市場中心權威的角色,因為這類公司將由此擁有無限大的權力,甚至比當年位居電話市場中心的 AT&T 權勢更盛。」

不過,沒有中心權威也會造成問題。企業往往傾向於使用「需授權的區塊鏈」 -- -- 用戶需要驗明身份才能加入這類區塊鏈網路;同時根據不同用戶的需求,這類區塊鏈會給用戶設定不同的數據訪問許可權。要讓不同標準的區塊鏈網路競爭者們實現彼此間兼容,將頗有難度。

各類行業標準組織在很大程度上是當代信息技術的基礎,因為共同的標準能夠讓各公司一起分攤軟體開發成本,並確保各家公司所搭建的軟體系統能夠互相兼容。區塊鏈未來也能發揮類似的作用:將目前依然大量依賴紙質文件、使用過時技術的商業流程標準化,同時為一些受信用問題困擾的行業提供支持,彌合信用鴻溝。

前摩根大通高管、現擔任數字資產控股公司(Digital Asset Holdings) CEO 的 Blythe Masters 認為,當代商業的交易與記賬效率低下,這對區塊鏈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十五年前如果有人和你說,無人車上街這件事會早於 T+2 結算(交易發生后兩天完成結算)實現,如果有人和你說當你從一間醫生辦公室走到另一間時,醫療記錄會先於你到達,那你一定覺得這個人瘋了,是吧?」Masters 說。

「正是這樣的延遲和巨大的低效,困擾著金融服務和醫療等其他行業的大公司。你能看到大科技行業以極快的速度進行技術革命,但其他行業的企業沒有多少動靜。這就是區塊鏈的前景所在 -- -- 有如此廣闊的應用空間,實在是令人著迷。」

高德納公司估計,2018 年區塊鏈技術所產生的商業價值將達到 50 億美元。這個數字會在近些年平穩地增長,到十來年後再迎來爆發,到 2030 年增長到 3.1 萬億美元 -- -- 高於當下英國的年度經濟產出值。

我們向區塊鏈行業的高管們展示了這個數字,其中有些看到后報以尷尬一笑。有一位沉默片刻,然後開玩笑說她會把這個數字放進投資者宣講會裡。

其他人則更願意相信這個數字。

「3 萬億美元對我來說算不上瘋狂。」 Masters 說。她的公司拿下了一份合同,要使用區塊鏈技術為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重構清算與結算流程。「當你想到潛在的、有處可尋的市場,就會覺得這個數字一點都不瘋狂。」

大公司在區塊鏈下重注

對投資者來說,對區塊鏈進行直接投資的渠道並不多。市場上已經出現了一些交易所交易基金(ETFs),其中有 Amplify Transformational Data Sharing (BLOK)、Reality Shares Nasdaq NexGen Economy (BLCN),以及 Innovation Shares NextGen Protocol (KOIN),但這些基金對於區塊鏈技術的實際收入敞口其實很小,畢竟這項技術目前還沒有創造多少收入。

大公司在區塊鏈發展上下了重注,尤其是 IBM 與微軟。但這兩家公司都沒有在公開的財務報告中披露區塊鏈業務的營收情況,也沒有與《巴倫》共享相關數據。位於馬薩諸塞州的溫特格林研究公司致力於追蹤科技發展趨勢,據該公司估計,IBM 與微軟兩家公司控制了區塊鏈行業 51%的市場,去年總計創造了 7.06 億美元的營收。

「我相信我們公司現在一馬當先。」IBM 的 Wieck 表示。與 IBM 有業務往來的客戶已有 500 多家。

不過,區塊鏈先行者並非都是科技巨頭。

法國保險公司 AXA 正在應用區塊鏈技術,為航空保險行業帶來變革。購買該公司的新產品 Fizzy 后,無論出於任何理由,只要航班延誤超過 2 小時,旅客就能立即得到賠付。

Fizzy 的創始人 Laurent Benichou 告訴《巴倫》:「區塊鏈很有用,因為現在我就可以告訴客戶:從前你不得不相信保險公司在數據使用上的單方面說辭,但現在你的保單都寫在了區塊鏈上。只要符合條件,AXA 就將在區塊鏈上公開兌付你的賠償。因為智能合約會根據條件自動執行賠償,所以客戶就知道公司在數據使用上是誠實的。萬一有偏執的客戶堅持認為我們在欺詐,我們就可以說,其實現在 AXA 本身已不是交易方,賠償與否也不再由 AXA 決定,而是智能合約。」

到目前,Fizzy 項目上已有大約 1.1 萬筆交易。2017 年 AXA 的營收規模為 986 億歐元(約 1125 億美元),而 Fizzy 項目對 AXA 的近期財務表現不會有多少影響。不過 Benichou 預計,未來幾年航空公司將開始為更多旅客提供這種服務,「只要他們開始,市場就會變得很大」。

另外,他還認為很多其他領域都可以用上 Fizzy 這種模式,藉此防範各類風險。「可以有天氣預報版的 Fizzy,環境污染也可以用上 Fizzy。只要我們有該領域的公開數據組,那我們就有能力在該領域再造一個 Fizzy。」

在其他為信用問題所拖累的市場,區塊鏈技術也被證明能為交易帶來積極效果。

印度的各類小公司一直在尋找讓未付票據更快得到兌付的辦法。但在之前,金融機構一直不太敢為這類交易提供融資。部分原因是害怕重複兌付,即企業用同一筆交易在多家銀行套取融資。

不過紐約的 MonetaGo 公司設計了一套區塊鏈軟體,能夠將票據記錄在區塊鏈上,並且持續追蹤各類已經獲得融資的交易。區塊鏈能夠記錄下交易,卻不會泄露交易的細節,這樣就不會妨礙這些公司的市場競爭。MonetaGo 的 CEO Jesse Chenard 表示,該項目從 2018 年 3 月起就開始運行了,用戶數量在持續增長。他預計在印度的業務每年能給公司帶來 2000 萬美元的營收。

印度的許多行業大公司也接受了這套系統。Chenard 說:「我們為金融機構提供了一種能力,讓其能夠安全地共享那些之前從不會共享的數據。若是在以前,共享數據就意味著票據的細節會被公開。各方彼此間互不信任,認為對方會偷看競爭對手的相關信息」。他補充道,而雇傭第三方機構來管理所有的票據,「在成本上是不可行的」。

「當我們進入印度市場時,我們所使用的開場白是『我們是一家區塊鏈公司,我們能用區塊鏈做任何事』。但這種的開場白的壞處是,客戶會讓我們與企業內部的技術創新團隊溝通。這是與 IT 部門一樣的成本中心啊。」

「現在我們的開場白完全不一樣了。我們要求與貿易融資業務的負責人溝通,然後說:『你想減少賬款融資業務中的欺詐行為嗎?』收到的答案幾乎都是肯定的。」

區塊鏈威脅利潤率

成本因素制約了區塊鏈的普及。未來如果大家都開始使用區塊鏈,那行業中現有的玩家可能將不得不接受更低的利潤率。從這個角度看,區塊鏈是機會,也同樣是威脅。

超級賬本的 Behlendorf 認為:「這項技術會威脅到各行各業的利潤率。」

據國際數據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估計,全球公司 2018 年在區塊鏈上的總投入將達 15 億美元,是 2017 年的兩倍。但即使是相信區塊鏈技術前景的公司也不願意投入太多,因為它們不能保證這項技術的回報率。

高德納公司的 Rajesh Kandaswamy 說:「區塊鏈與其說是增強你的業務,還不如說是挑戰你的業務。像移動互聯網這樣的技術有增強能力的效果。對銀行來說,移動互聯網做的是加法。但區塊鏈這項技術本身會讓你重新思考自己的商業流程,甚至是商業模式。需要花費人們幾年的時間來消化。」

在區塊鏈項目上投入最多的,往往是那些處於行業中心地位的公司 -- -- 不少公司看來正是區塊鏈技術未來要消滅的中間人。

Broadridge 金融解決方案公司是代理投票行業的主要玩家。該公司 CEO Rich Daly 表示,他們已經在區塊鏈上投入了 1.5 億美元,並已成功在區塊鏈上為桑坦德銀行年度股東大會進行了代理投票。他們的區塊鏈系統還有其他的應用,包括幫助納斯達克交易所完成私人公司股票轉讓。

2017 年底,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決定用區塊鏈技術重構股權清算系統,這一舉措可能會引起其他交易所的效仿。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表示,到 2020 年或 2021 年區塊鏈系統就將啟動,到時候交易的結算速度就會少於現在的兩天。

在美國,另一家處於中央中介地位的公司也以類似的方式升級軟體系統,其區塊鏈系統的啟動時間甚至將早於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存管信託和清算公司(Depository Trust & Clearing Corp.,DTCC)是一家控股公司,旗下控制的公司負責美國絕大部分金融交易的結算與清算。該公司正在建設一套區塊鏈系統,用來記錄其每年所要處理的 1500 萬筆信用衍生品交易。這套系統目前運行在 DTCC 擁有的相對昂貴的大型機上,計劃到明年上半年就能啟動其區塊鏈項目的第一階段。

DTCC 金融科技部門的聯席主管 Jennifer Peve 說:「業內認為分散式賬本的價值在於可審計性,以及用戶幾近能實時同步共享數據的能力。」區塊鏈最終將在網路上為用戶提供「單一可信數據源」,讓交易對賬變得更簡單。

儘管如此,Peve 認為這項技術還是有各種局限。比方說,DTCC 現有的清算與結算系統每天要處理 1 億筆左右的交易,而區塊鏈系統目前做不到處理這麼大量的交易。「還需要一些時間。」她說。

摩根大通則在公有鏈以太坊的基礎上開發了自己區塊鏈軟體,名為 Quorum,設計目的是減少金融交易中的文書工作量,降低交易延遲時間。人們目前可以從其網站下載這款軟體。這款軟體在某種意義上對這家銀行非比尋常,它的 CEO Jamie Dimon 曾公開將比特幣稱為「詐騙」。不過 Dimon 自此之後已經承認「區塊鏈是真的」,而且很明顯它正在為摩根大通開拓一個利基市場。

這些區塊鏈項目彼此間該如何協同工作?至今還沒有人知道。哥倫比亞大學金融科技項目執行總監 R.A. Farrokhnia 說,區塊鏈界還需要「自己的思科」。畢竟是思科公司建立起了當代互聯網相互通信的基礎設施(思科公司事實上也在投入區塊鏈領域,但似乎並不會成為區塊鏈時代的那個「思科」)。

IBM 想要在這類區塊鏈合作組織中扮演中心角色。在銀行領域,IBM 最雄心勃勃的項目是在歐洲發起的貿易融資區塊鏈合作組織 we.trade。2018 年 6 月上線的項目,在五天內完成了七筆區塊鏈上交易,該項目由德意志銀行、滙豐銀行以及其他七家銀行共同領導。

貿易融資業務 -- -- 銀行向跨國貿易企業出藉資金 -- -- 的文書工作異常繁瑣,往往需要一周甚至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交易的清算。而在 we.trade 項目上,只要交易滿足設定的條件,就能實時完成結算。但在這個領域,沒有任何人能保證哪個平台一定能成為主導者。滙豐銀行同時也在 Corda 區塊鏈上也完成了貿易融資項目,而巴克萊銀行與另一家創業公司合作,也做了同樣的事。

最大機會在供應鏈管理

區塊鏈世界的大新聞絕大多數源自金融行業,但是長期來看最大的機會可能是在供應鏈管理領域 -- -- 目前多數供應鏈管理還在使用紙質文件、excel 表格以及不兼容的計算機系統。航運巨頭丹麥馬士基集團(Moller-Maersk)正與 IBM 合作,通過一個名為 TradeLens 的項目將運輸的文件數據化、標準化,並且存儲到區塊鏈資料庫里。

現代貨箱碼頭公司(Modern Terminals)在中國香港與大陸經營航運碼頭,並且已經加入了 TradeLens 項目。公司 CEO Peter Levesque 說:「這個行業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文件。」他表示,有些航運交易依然在使用傳真機。TradeLens 將公司所需處理的、不同格式的數據收集在一起,「把所有東西歸到一個地方」。

他說:「區塊鏈不會改變我們的運營方式,但能提高我們的運營效率,因為我們能夠在更短的時間里拿到更多數據,所以我們就能更好地計劃貨運與貨船的停泊。」

對區塊鏈創業者來說,食物供應鏈管理同樣是一片大有可為的天地。現階段,追查食物產品的源頭 -- -- 如受污染的萵苣 -- -- 可能要花費數天的時間。

沃爾瑪、雀巢、都樂食品以及其他公司正與 IBM 共同建設一個名為 Food Trust 的區塊鏈平台,能夠將從農場到超市的整個供應鏈都納入區塊鏈管理,能夠在數秒之內就查清產品的軌跡。目前該平台能夠追蹤約 50 種產品,雖遠少於整個超市的產品數,但已能驗證該區塊鏈項目的可行性。

這個平台可不僅僅是追蹤一顆運輸途中的生菜那麼簡單,而是能完成一些更有挑戰性的任務,譬如對金寶公司生產的甜味土豆蘋果南瓜泥嬰兒食品罐頭中所有原材料進行追蹤。

雖然 IBM 這類公司做了不少工作,但如果說單單幾個科技巨頭就能獨領區塊鏈行業,那也未免有失偏頗。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可能是兩碼事,但是驅動數字加密貨幣發展背後的那種創業精神同樣出現在了區塊鏈行業。

非營利的企業以太坊聯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是區塊鏈技術標準制定方面最重要的組織之一,其執行總監 Ron Resnick 表示,希望讓更多的小玩家參與到區塊鏈行業中。與所有現代技術平台一樣,終端用戶手中的 App 的可用性,最終決定了區塊鏈這項技術有多少價值。

小公司「擅長這些」,Resnick 說,「它們比大公司的行動更迅捷。」

以太坊聯友中既有皇家殼牌石油這類厭惡風險的大公司,也有來自數字加密貨幣領域的成員。石油巨頭暫時不會選擇發行數字貨幣,但這個組織能夠讓巨頭公司與各類專注於開發公共開源程序的軟體開發者建立聯繫。

數字加密貨幣領域同樣會對區塊鏈的開發產生影響。比方說,AXA 在研究數字加密貨幣能否進一步提高 Fizzy 的速度,而 DTCC 的 Peve 希望開源社區能夠提高區塊鏈的數據處理能力。

Amber Baldet, 說:「永遠不要低估那些自發行動的孩子。」她之前是摩根大通區塊鏈部門的負責人,2018 年早些時候她辭職並創辦了自己的區塊鏈公司 Clovyr。「區塊鏈的發展可不僅僅是各類現有的組織機構所提出的要求,不僅僅是現在的企業將已有的商業模式過渡到新的技術平台上。事實上做區塊鏈是與一些真正的顛覆者一起工作,讓真正的創新來臨。」

Baldet 補充道:「有些創新是首次代幣發行騙局,有些是短淺想法的短期產品,但或許在某個地方,就會誕生完全革命性的商業模式,以及全新的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