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革命已經來到十字路口 下一步是什麼?

Feb 10, 2019新浪新聞中心

世界上目前有1,000多種加密貨幣,總市值約為2,000億美元,從這點來看,比特幣和以太坊顯然不會輕易消失。然而,「區塊鏈革命」顯然也已經來到十字路口。

去年,比特幣在無法解決如何擴展其網路的內部紛爭后發生分裂,以太坊則面臨其自身的困境,包括從軟體漏洞到管理問題。雖然這兩個問題仍然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它們距離成為全球金融網路的可行替代方案還有很遠的路要走。它們和其他數字加密貨幣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它們能夠擴展嗎?

「這是巨大的挑戰,而且是一個會讓人對權衡其利弊得失而感到苦惱的挑戰。」凱洛格學院的一位戰略學臨床副教授薩里特·馬爾科維奇說。「一方面,有一股強大的推動力要提高區塊鏈的效率。另一方面,卻需要在保持其去中心化結構下完成。問題是這有如魚與熊掌,兩者不可兼得。」

在馬爾科維奇看來,擴展必然會涉及某種程度的中心化。這意味著每一種數字加密貨幣將必須在擴大自身網路和保持去中心化賬本固有的透明性與自主性原則之間取得平衡。

沒有這種平衡,貨幣會因為流量緩慢而停滯不前,或者無法吸引與留住用戶,因為中心化控制的實質意義是模擬銀行和金融機構這些數字加密貨幣原本打算取代的對象。

「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不止一種。」她說。「每一個社區將選擇一種對自己最有效的方式。但關鍵是這些網路不能僅僅在沒有計劃的情況下擴展。它們必須找到一個中立方式進行中心化以提高效率,而且要在社區一致同意下這麼做,不能擾亂既定的協議。

「非比尋常」的網路問題

在數字加密貨幣的早期,區塊鏈作為實現這些網路的數字賬本,其先進程度足以滿足少數風格各異的另類投資人的需求。其目標是允許沒有中間人(比如銀行或者信用卡公司)的金融交易。

通過一種涉及數學謎題的古怪神秘過程,數字硬幣被「挖掘」和共享。雖然網路處理交易的速度慢,但該數字賬本完全透明並且可以實時更新。同時,用戶們喜歡不受到任何單一強大機構的約束這一事實。

然而,隨著網路成長,這種緩慢而穩定的方式成為了一個問題:數字硬幣在全球各地的移動效率太低。比特幣處理一筆交易時,Visa已經處理了幾千筆交易。部分比特幣用戶認為,為了成為主流,他們必須通過改變區塊鏈的「協議」,或者改變管理驗證交易的規模、速度和過程的規則來提高效率。其他人則認為,這麼做意味著要犧牲他們當初追求的透明、安全、去中心化的網路特點。

這個紛爭導致比特幣在去年分裂成為了兩種貨幣: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和比特幣核心(Bitcoin Core)。比特幣現金,即支持效率論的這一派,選擇擴大「區塊」規模,以便他們能夠更快地處理交易。但是這個分裂,也就是眾所周知的「硬分叉」,並未解決如何有效擴展的長期性問題。爭論的問題還不止於此,比如如何增加區塊規模但不影響安全性也是爭論之一。(區塊越大,信息在網路上傳播所需要的時間就越長,一些人將此視為重大風險。)那麼當比特幣現金的社區內部出現意見分歧時會怎樣?會發生另一次分叉嗎?如果數字加密貨幣不斷分裂,就無法成長。

「從很多方面來說,這是一個典型的網路問題。」馬爾科維奇說。「但它又不是尋常的網路問題。」

當康卡斯特或者AT&T這樣的公司需要解決網路問題(例如如何傳輸大量數據而不造成網路擁塞)時,它們無需取得其數百萬客戶的一致意見。執行團隊只需要做出決策,然後由軟體工程師負責執行。雖然肯定有一些用戶(例如網路中立擁護者)會認真關注這些網路如何受到管理,但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只要他們的YouTube視頻下載流暢,他們都願意接受中心化的控制方式。

區塊鏈社區則不然。

「當涉及區塊鏈時,這種心態就變得問題更大。」馬爾科維奇說。「區塊鏈的目的是為了脫離中心化的權威控制。」

那麼哪一個會勝出,效率還是自主權?在馬爾科維奇看來,未來唯一的出路是找到一個可以接受的妥協方式。區塊鏈的未來,至少從作為支持數字貨幣技術的角度而言,似乎註定要介於上述兩種極端情況之間。

「比特幣的狂熱信徒將必須接受某種程度的中心化。」她說。「同時,任何希望從這些網路中獲益的公司都必須知道,解決方案不能完全中心化。雙方都要妥協。」

保持中立

這種妥協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快速瀏覽數字加密貨幣網站即可證明這一點。對於如何解決阻礙比特幣及以太坊等平台穩定成長的網路問題,每個博主、投資者和「礦工」似乎都有自己的看法。

一個解決方案是將某些交易進行「鏈下」打包,經過一段時間后再將它們登記在數字賬本上。(這就相當於看到個人的星巴克月賬單而不是每次購買的明細。)這個解決方案的問題是客戶需要向多家供應商開立預付信貸額度。另外,此方案不允許整個網路驗證每一筆交易,因此有可能因為日誌上的信息較少而使欺詐及其他安全問題有機可乘。

另外一個解決方案是想出一個中心化演算法,將網路不同節點之間的交易流動進行優化,這樣即可在提高處理速度的同時保持完全透明。它的挑戰在於找到一個能夠保持演算法中立的方式。

「這是許多人正在努力的目標。」馬爾科維奇說。「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因為如果你出於效率的考量而開始將交易排列先後順序,例如將發展中國家的節點的優先順序排在後面,就會產生問題。任何偏袒都會使社區覺得自己損失太大,這樣的妥協他們是不會接受的。」

最好的解決方案也是不需要對區塊鏈協議做出改變的方案,因為變更協議意味著必須尋求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同意,這不僅增加了意見分歧的可能性,還有可能發生分叉。

「改變協議內容讓人們擔憂安全問題。」馬爾科維奇說道。「所以最理想的情況是有一個既不危及安全性又不會製造網路先後順序或者偏袒問題的演算法。否則,就需要找到一個讓每個人都同意的方式。」

對管理問題找出適當的平衡點

除了提高網路效率的技術問題外,還有如何滿足數字社區需求的社會問題。比特幣社區花了兩年時間爭論是否應該擴展以及如何擴展,最後同意各自保留不同意見,這種冗長的討論是正常的。

「沒有中央權力機構就做不成事,這就引發了嚴重的管理問題。」馬爾科維奇說道。而現在人們可以隨意在推特或者其他的論壇上表達自己的想法,使問題變得特別困難。加上管理那些論壇的人也有自己的意見,使情況變的更加複雜。

回想2016年發生DAO黑客攻擊事件后所產生的後果,這是一個將以太坊網路項目資金民主化的程序。該攻擊事件導致了超過5,000萬美元的數字加密貨幣的失竊。以太坊的創始人執行了一個「硬分叉」將這名作案的黑客與原始區塊鏈網路隔離,以試圖凍結他的資產。

「這是一個管理決策,在當時是一件大事,因為有些人認為(這名黑客)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他只不過是充分利用了協議。」馬爾科維奇說。「然而歸根結底,我們終究需要某種上級權威來撤消原本不可改變的交易,並且決定網路未來的方向。」

這件事情所揭示的教訓正好與事件后的波動相呼應:沒有某種形式的中心化,數字加密貨幣很容易受到社區紛爭和低效率的危害。如果要讓數字加密貨幣安全高效,它們或許必須犧牲一些當初在設計這些系統時採用的黑客自由主義精神,並且可能放棄社區內的若干民主元素。

「歸根結底是要找到那個讓每個人都能夠接受的中間地帶。」馬爾科維奇說。「幾乎每一個人都看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們會接受給定的解決方案嗎?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