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擊|裁員之後 何去何從?

Jan 10, 2019新浪新聞中心

新浪科技 辛苓

辭舊迎新,2018年已經過去,寒冬還沒有結束。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6月到7月初,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裁員潮在互金領域搶先發生。緊接著半年時間里,不管是互聯網企業還是國企,大型上市公司還是創業公司,市場的謹慎使大家都捂緊口袋,踩下了「急剎車」。裁員消息接連曝出,寒氣愈發逼人,許多人出現了命運轉折。與其討論「明年會好嗎?還是更差」?不如打起精神來,積極應對,將選擇權攥在自己手中。

變動中的員工

在這場裁員潮中,首當其衝受到損害的自然是被裁員工。因所處行業、公司經營狀況、裁員原因與時機、員工生存能力等因素各不相同,不同的人面對裁員有不同的結局與思考。

1

90后Y小姐在2018年入職總部在深圳的p2p公司,到去年年中,公司開始出現運營問題。至2018年7月份,全國p2p公司先後「爆雷」,Y小姐的公司也沒能倖免,管理層開始和投錢到公司的員工談「停掉利息,分期退款」。據Y小姐陳述,這些投了錢的員工,有些也是應公司當初「各部門必須投一定金額進來」的要求,才買了公司的產品。可是公司後期並沒有按照之前談好的方式分期退款,部分員工的錢仍然沒能退回。而根據公司公告,該公司對外退款也已經排到2019年2月之後了。

Y小姐告訴新浪科技,公司從去年10月份開始裁員,同時更換辦公場所,縮減公司規模。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Y小姐就再沒有收到工資打款了。裁員進行到12月份,Y小姐也成為了被裁對象,但是工資和補償都沒有收到,Y小姐只能希望通過仲裁來保障自己權益。

面對裁員這件事,Y小姐告訴新浪科技,「有同事已經決定過年不回家了,去年10、11、12月份的工資沒有,1月也不會太快入職,相當於一個季度都沒有工資,這怎麼回家過年嘛。」

離職后,Y小姐找工作時發現,金融招聘的崗位明顯少了許多。有些新興貸款公司HR聯繫到Y小姐,會先詢問是否介意進入金融行業。相比同事,Y小姐還算幸運,很快在某跨國公司找到了新工作。在新的一年裡,生活工作終於有了著落。

2

L女士在去年12月經歷了出海創業公司kika裁員。公司裁員的直接原因,是Google Play認為獵豹移動、觸寶、Kika Tech等公司產品涉及「廣告欺詐」將其下架,進而影響了後者的廣告收入,公司相應做出業務與人員調整。

「裁員的消息來得比較突然,補償標準要比N+1多,所以公司還是很人道的,也考慮到快過年了員工生活不容易。」L女士說道。

拋開了工作,L女士去了廣州旅行,每天拍拍美食,逛逛老街,朋友圈充滿了生活的氣息。但是她並沒有完全享受其中,而是感慨地和新浪科技說道:「平時吐槽』不想工作』都是假的,沒有工作心裏還是會慌。旅行結束,就打算回北京找工作了。但是現在工作不好找,刷了一下求職網站,大公司都不招人了。」

回到北京,為了不中斷社保多年連續繳納,L女士自掏腰包找代理代繳五險一金,核算下來每月竟要自繳4000多元!「真是理解一個公司的人力成本有多高了!」L女士感嘆道。員工與公司的對立合作關係,竟在這一瞬間達成了諒解。

3

80后Z女士是北京某報的資深記者。2018年12月,Z女士從官方消息確認了自家報紙將在2018年年底徹底停刊,這也意味著,大家集體失業了。

「有風聲是7月份那會兒,但都是傳言,真正官宣是12月了。大家知道后,都很佛系地更新了簡歷。」Z女士說道。

事實上,《法制晚報》、《北京晨報》、《北京文摘》等都是在2019年前後休刊的北京紙媒。此外,《西部商報》、《黑龍江晨報》等地方紙媒也在2019年告別了讀者。紙媒的沒落成為時代不可逆轉的現實。

對於未來的職業道路,Z女士告訴新浪科技,做媒體這麼多年也疲倦了,想轉型,也面過了一些公司,拿到不少offer,可是究竟選哪條路,還在慎重考慮:「現在回看,自己在紙媒工作太多年了。我現在看到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就覺得他們在選擇職業時,不妨膽子大一點,只要有想法,都可以去嘗試。」

4

2018年上半年,90后X先生還在北京某無人便利店做程序員。9月份,公司開始調整裁員。X先生作為老員工並沒有被裁掉,但是由於對公司前景不看好,他在裁員之前就選擇了離職,轉而去國企工作,「先把』寒冬』過去了再說。」X先生對新浪科技說道。

但是國企並不像X先生想像中那麼穩定,首先還是合同制,進入公司后X先生髮現,國企也在裁員,裁員比例高達三分之二。而最讓X先生不適應的,是國企的做事風格,「一個項目剛開始做,你就知道方向不對,大家都在爭利益,上面還是決定按這個方向做,最後事情也做不成,你也沒什麼辦法。」現在的X先生熱心戶外運動,將工作之餘的精力投入到組織戶外活動方面,不到3個月竟招募了近兩百人加入自己創建的戶外公益群,被大家親切地尊稱為「群主」。離開互聯網公司的X先生,在工作之外收穫了生活的平衡與樂趣。

裁員背後的決策者

發生裁員的公司,有的曾在風口浪尖、炙手可熱,當風口過去,泡沫破碎,行業垮塌,剩下一個吃相難看的裁員爛攤子;有的是創業公司正常的業務調整,給員工與公司體面收場;有的是隨經濟形勢不得不做出的決定,你甚至無從責備公司的「不得已為之」,因為激進后的收縮是在過去一年裡,整個社會經濟發展不理性的縮影。

1

如果2018年有關鍵詞,「區塊鏈」一定是最熱之一。從千萬人追捧到跌下神壇,潮漲潮退,變化比以往任何風口都更加迅疾。

金色財經是區塊鏈產業服務平台,據該員工在區塊鏈媒體Truth的爆料,區塊鏈產業最浮夸的時候,在金色財經發一篇廣告軟文要收費10個比特幣,摺合人民幣超過60萬元。打包宣傳方案更貴,要價15-20個比特幣。隨著去年下半年比特幣價格大跌,產業轟然爆破,公司收入折損,裁員也一波接著一波。在分別經歷了9月和12月的裁員后,有被裁員工認為自己進入公司后被不合理對待,因內心不忿通過媒體對公司裁員情況進行了曝光。

這次裁員風波后,創始人杜均隨即發佈了相關說明,他表示此次人員優化比例為35%;公司優化后,虧損降到了每月150萬,此前他曾指出公司每月虧損300萬;所有優化員工會得到合理補償。只是這「補償」如何合理,杜均並未提起。

2

靠著無人零售概念,繽果盒子在過去兩年融到大筆資金,進入去年下半年,隨著資本對無人貨架看衰,也影響到了整個無人零售賽道的資本獲取能力。為了儲備過冬,繽果盒子做了相應人員調整。

據CEO陳子林所述,2018年下半年去,繽果盒子在招聘方面更加謹慎。「之前快速發展,有一些人員的冗餘,有必要對此做相應調整和優化。BAT都在做這個動作了,我們個體很難抵抗趨勢。」事實上,繽果盒子從9月份就開始做人員調整,裁員已經進行完畢。對於新一年無人零售領域的資本表現,陳子林認為「不覺得會有好轉跡象。資本的效應是有滯后性的。繽果盒子所要做的,就是精細化運營,繼續打磨技術,不再追求快速擴張。」

3

更多的公司與繽果盒子相類,公司的人員調整與經濟形勢密切相關:形式大好時激進擴張,帶來人員的大幅增加;當經濟形勢放緩,公司業務收縮,進賬資金喂不飽所有人,裁員就勢在必行。

《南方人物周刊》在一篇裁員報導中,借某房產HR東森之口,道出了裁員在公司層面的原因,「對於公司而言,每年的薪酬包是固定的。以銷售公司為例,比如薪酬包占當年銷售總額的10%,那如果一年的銷售額為100萬元,用於發放工資的部分就是10萬元;可如果今年業績很差,只賣了50萬元,那就只有5萬元可以發工資。大家不想全部餓死的話,肯定是做得最差的離開。」

你很難評價這樣的話是不是冷血,如果公司招聘的目的是為企業創收,那麼裁員的目的也是同樣,只是這真相在寒冬里凸顯得更加昭彰。

4

「我們其實不是典型的創業公司,這次也不是因為缺錢而裁員,我們的人員調整服務於公司的戰略調整,而市場部門裁員這件事老闆已經和我說了半年了。」90后M小姐說道。

M小姐是個工作狂,2017年10月來到這家做雲服務的創業公司,入職不到一年,被提拔為市場部總監,同時成為公司的四人核心團隊成員之一。雖然主要職責是品牌推廣,但是因為公司規模小,拉項目、談客戶、案子落地M小姐樣樣都做。

「半年前老闆就和我說過要裁掉我部門的員工,原因是沒有工作成果。但是我很清楚,我的員工在工作上沒有任何錯誤,他們很願意去付出心力把工作做好。但是這也許是創業公司通病吧,就是公司大的方針政策始終是模糊的,員工不知道工作該如何開展。所以過去半年時間里,雖然老闆和我提了三次裁員,我都沒有同意。直到去年年底,公司決定以大客戶為目標開展工作,公司不再需要過多基層員工,我才同意裁員。1個月前我就和大家打過招呼,說公司戰略可能要調整,所以最後和員工談的時候,大家也都有心理準備。」

對於裁員補償,M小姐透露,公司本心是不願意給的,但是大家都比較會用法律保護自己,而且做市場出身的員工更會發聲,所以公司全部按照法律規定給足了裁員補償。

樂觀的投資人

進入2019年的如今,裁員還在繼續。新的產業公司發展方面,互聯網發展青黃不接,物聯網尚未成氣候,人工智慧落地規模與速度有限。中美關係中,核心出口受到限制,從企業到國家都更加重視中國核心技術產業發展。對於經濟下一輪發展,投資人們有著自己的看法與特有的積極態度。

華創資本熊偉銘表示,「VC已經變了,大家在投資時不會照著過去幾年攻擊性打法,都更謹慎。過去一年,雖然有很多中國公司上市,然而虧的更多,上市質量是集體罰站,普遍糟糕。2019年,VC不會是主要資金提供方,政府基金和投資人的作用會更加凸顯,投資質量方面會進一步調整。財政會繼續寬鬆,經濟將更需要科創板推動,資金會投入到基層應用與核心科技開發上去,華創資本也會將核心科技部分的投資金額比例從原來的20%至少提到30%,或者更高。」

在未來新產業發展與投資方向上,聯想創投合伙人宋春雨有著相似意見:「看到去年的經濟變化,我們堅定了中國未來經濟的發展會以核心技術為主要驅動力,這會是新一輪的競爭。中國的核心關鍵技術要填補空白,要自主可控。去年上半年我們就投了5家晶元公司,將來,這些晶元會插在中國數據中心上,提供中國技術自主可控的能力。這是我們大的判斷,所以我們會把聯想創投集團80%的資金都投到科技上來,做科技產業基金。」

國內投資人普遍更加重視2B深科技領域投資,優秀技術人才將成為就業與招聘重點青睞對象。矽谷華人投資圈卻有著完全不同的聲音,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陳潔向新浪科技表達了自己對「中國式創新」和「Copy from China」的理解。

陳潔表示,現在不少2C類型的中國創新項目已經走在了世界前沿,比如網紅經濟、社交電商、共享經濟、短視頻分享等等,這也造就了不少在中國成功的創新開始到國外去,或者被海外的創業者所複製。不管是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還是外賣業務,陳潔或投資或關注的這些公司正在矽谷以複製中國模式的方式快速發展著。其中的很多公司,「大腦在美國,手腳在中國」,「因為最熟悉這種商業模式和產品形態的程序員、產品開發者都在國內,而且國內人才成本相對矽谷更低,把產品、技術部門放在國內,效率反而更高。」陳潔說道,「這也間接為國內創造了不少就業機會。」

而對於國內的「裁員」,矽谷Fusion Fund創始人陳璐發表了她的看法:「世界永遠都在變化,穩態一定是暫時的。但是千萬不要喪,如果你是佛系或者很喪的話,相當於把主動權給別人,尤其是現在這個世界,在接下來五年非常明確的特徵詞就是「不確定性」。所以一定要努力嘗試,不要害怕失敗,把主動權抓在自己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