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十年,矽谷野心下的動蕩不安

Jan 10, 2019新浪新聞中心

來源 獵雲網

編譯 圈圈

本月,比特幣迎來了十歲生日。回顧這十年,是多麼刺激的「過山車式體驗」呀!從最初的無人問津,到荷蘭某鬱金香商販目睹比特幣價格指數的飆升,再到基於其基礎區塊鏈技術的模仿者比比皆是。而去年,比特幣價格急劇下跌。這對矽谷來說就兩個字:頭疼!

十年前,中本聰引入了比特幣的概念;他所開發的比特幣「創世區塊」在世界上引起一陣熱潮。比特幣標榜的的是財富創造(針對其早期用戶而言)和制度摧毀(尤其是對於中央銀行),就跟我們眼中的矽谷一樣。如果你認為Facebook和谷歌這樣的公司是在靠著操縱公眾賺錢,而不考慮會對社會造成怎樣的危害,那麼關於比特幣的故事你真的應該認真聽一聽。

作者Noam Cohen是一名創意撰稿人,著有《The Know-It-Alls》一書,該書主要講述了矽谷的傳奇歷史。

跟大多數記者比起來,我對比特幣的了解算是比較早的(當時一枚比特幣的價格是17美元,在那時,它就經歷過從價格暴跌中復甦)。我記得我當時把它看作一個不可思議的思維實驗,某個巫師發明了一種無法複製的虛擬貨幣 -- -- 這對數字貨幣來說明顯是個挑戰 -- -- 並通過一個不斷更新、無法擦拭的分類賬向所有人宣布了這枚硬幣的主人是誰。我找了幾家願意接受比特幣的公司,一家在佛蒙特州,一家在匈牙利;公司是找到了,可它們似乎對比特幣所做的整個努力持不可知論的態度。可即便如此,比特幣似乎是一個潛在的強大在線協作工具。

或許,這是一種在你不想兌換貨幣的情況下也能賺取貸款的方式? 畢竟,維基百科也是一群狂熱分子用來創造價值的代碼;它的運作非常透明,其最新版本可讓任何人都參與編輯並獲得報償。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在沒建立某種共同信念的情況下,同意接受這種支付方式。(當時,我的報導出現在一家全國性報紙的商業版上;但現在回過頭看,我對商業還真是一竅不通。)

在2011年,的確出現了一些不祥的跡象。比特幣操作軟體的主要開發者Gavin Andresen告訴我,從市值的角度來看,比特幣的價值相當於一枚硬幣的價格乘以流通中的所有硬幣。這個思想實驗變成了一次冒險行動。(若按照Andresen的方法來計算,比特幣當年的市值達到了1億美元;以此推算至2017年年末,比特幣的市值達到了逾3000億美元的峰值。)

使用比特幣,需謹慎。早在2011年,電子前沿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就曾因比特幣在法律上的地位可疑,開始返還用比特幣捐贈的資金,但後來又改變了做法,開始接受比特幣。大型文檔泄密及分析網站維基解密(WikiLeaks)對比特幣十分感興趣。2017年,維基解密創始人Julian Assange在Twitter上發了一條消息,以諷刺的口吻感謝了美國政府讓其從2010年開始便很難接受常規的捐贈資金。「這就迫使我們投資比特幣,」他寫道,「 其回報率高達500倍。」

比特幣在發展早期具有以下兩個特徵:1.擁有一家不斷壯大的企業的一部分的潛力;2.在政府監管之外進行交易的能力。2012年,一位比特幣專家估計,這種數字貨幣的主要用途是在絲路網上購買少量毒品。由於比特幣的這種用途體現出了它一定的價值,吸引了不少想要快速賺錢的人,比如IRL buck開始購買比特幣作為一種投資。新的投資者們也使這些硬幣變得更有價值,從而也引起了其他潛在投資者的注意。

矽谷並未把這些趨勢視作麻煩,相反則是押注於比特幣。大型風投公司傾向於投資那些旨在將比特幣轉換成美元來鼓勵投機的企業;彼得·泰爾(Peter Thiel)、卡梅倫(Cameron)和泰勒·溫克爾沃斯(Tyler Winklevoss)等知名科技人物都曾表示,他們自己都曾投資過比特幣。自此,比特幣億萬富翁一詞開始出現。

有著如此明顯粗俗的賺錢目的,不管矽谷怎麼努力,都很難用其典型的「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說辭來粉飾跟比特幣相關的投資。2014年,風險投資家馬克·安德森在一條即發即刪的推特上提出,投資者對比特幣價格的投機是出於宣傳目的。比特幣系統是專門為投機而設計的,旨在引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網路效應。換句話說,他們來的時候只是一瞬間,但留下來的卻是無邊界的對等交流。

就在同一個月,風險投資家Reid Hoffman透露,他正在投資一家名為Blockstream的初創公司,因為他認為比特幣和區塊鏈從大體上來看一種解放性的工具。它承諾降低金融服務的費用;它允許小額支付,可以用來支持類似於報紙和藝術家等重要機構;它將把一種國際貨幣帶到世界的偏遠地區。

他寫道,「總之,區塊鏈的理念,以及它所支持的交易類型,是對互聯網的一個基礎補充,而互聯網能大規模地擴展我們彼此交流的方式。」比特幣正在連接世界,Hoffman在Silicon Valley fashion提出,比起依靠官僚監管,極度透明的分類賬金融體系能更有效、更公平地運行。

在這些比特幣宣言中未提及這一點:讓比特幣變得有用,會讓它們變得更有價值,因此這是一項不錯的投資。這篇文章可能說過要讓跨境交易變得更容易,「尤其是在沒有信用卡網路或強大銀行系統的地方」,但潛台詞是比特幣使用得越多,它們就越有價值。當然,那些以最低價格購買最多比特幣的人會像強盜一樣逃走,因為寡頭控制著一種貨幣。

事實上,矽谷就是這樣的寡頭:一些公司瓜分著世界利潤,卻聲稱不在乎利潤。他們用社區建設和社區聯繫的信息來掩蓋他們的真實目的;哪怕我們已經意識到,這些公司鼓勵極端個人主義和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獨立完成夢想,而並不是促進社區的發展。

比特幣推崇的是超個人主義,而不是將其偽裝起來,但它自己卻從未在這種文化中站穩過腳。但必須要承認一點,大型科技公司已經認識到,如果你打算利用操縱和欺騙來賺錢,最好不要接連發佈關於你賺了多少錢的信息,你這是自找麻煩。